记者陈永报道28日下午17时,中国三级联赛职业俱乐部的准入画上了句号,虽然尚未公布准入球队,但众所周知的是,中国足球的寒冬已经到来。

  这次寒冬,始于2019赛季,2021赛季算是“三九”,冬天最冷的日子,这个最冷所指的并不是俱乐部退出的数量,而是凛冬带来的恐慌和退却。

  冬天终究会过去,九九艳阳天也一定会到来,但是何时到来却是一个问题,而在这个重建的过程中,即将正式运营的职业联盟无疑将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他们应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局面?其实,做好以下这三点,职业联盟便可以为九九艳阳天的早日到来做出贡献。

  制衡足协,避免“乱政”

  中国足球如何走进凛冬的?这里面涉及的实在是太多太多,往大里说涉及到经济发展、社会结构等多个层面,然后则涉及足协的决策能力和抗压能力,比如各项新政的推出,再之后往小里说,则涉及联赛管理能力,比如裁判问题、市场问题等等。

  大的层面会随着中国经济和中国社会的发展而逐渐改善,职业联盟也无从下手,但是,非常至关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中国足球的“乱政”应该休矣。在这个层面上,职业联盟必须要具备和足协制衡、至少要具备牵制中国足协的能力,如果仅仅是中国足协的傀儡,仅仅满足于参与一些具体的操作,那职业联盟其实意义不大,或者说中国职业联赛的管理体制“换汤不换药”。

  过去四五年,是中国足球新政频繁出台的几年,粗略统计大约有30到40项左右新政出台,其实每一项新政的出台,其决策者都有着良好的初衷,希望实现中国足球的发展,但是,政策出台之后,反而对中国足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。

  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:其一,政策出台过于匆忙,缺乏细致的调研,所以不少政策只是想当然,对利弊缺乏足够的认识;其二,因为缺乏细致研讨,政策不完善不合理,在实施过程中,其政策为数不多的优点也被联赛层面的抵触消耗殆尽;其三,政策出台的时机不对,比如中性名是大势所趋,但在俱乐部退出潮中出台,反而成为不少俱乐部退出的借口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还反映了决策的多项弊端:多头决策、越级决策、非专业人士主导、忽视基层俱乐部诉求等等。

  由此,职业联盟的核心任务就很简单:其一,尽可能减少政策的出台,避免给混乱的中国足球继续添乱;其二,对现有的政策进行全面的检讨,取消或者修订一些不合理的政策;其三,如果政策确实有必要出台,职业联盟要进行广泛的调研,全面听取民意,以保证政策的合理和完善。

  这一切都要求职业联盟不能成为足协的傀儡,而是要具备和中国足协制衡的能力。

  职业联盟能做到这一点吗?看似是不可以的,因为足协似乎并没有给职业联盟分权的意思,只是想让他们管理具体的事务,但仔细分析,其实还是可以的,这基于以下两点:

  首先,职业联盟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比如联合所有俱乐部,还比如可以联合媒体、球迷、经济界、法律界等方面的人士,而这些,才是职业联盟的权力基础。

  更重要的一点是,职业联盟还可以联合足协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其实很多政策,足协也是受害者或者说是背锅侠,很多政策来自更高层的指示,所以足协是可以在制衡的同时进行联合的,双方完全可以达成共识:政策需要全面调研、集体决策,如此就可以避免多头决策、越级决策、非专业人士决策等现象的发生。

  避免乱政,是为了让中国职业联赛休养生息,这一点在中国职业联赛的寒冬中非常重要:春夏秋当然撸起袖子加油干,寒冬中衣不蔽体却还要在雪地里呜呜喳喳,不死才怪。

  精细管理能力和培育市场

  解决了核心矛盾之后,职业联盟就需要做好随后的两件事了,第一件事是精细的管理能力,第二件事是培育市场。

  精细的管理能力很重要,职业联盟是新生事物,同时就目前足协和职业联盟的分工来看,职业联盟更注重管理层面,所以管理能力跟不上,这个职业联盟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,如果有一天,有人说,这个职业联盟搞的还不如足协自己来,那就悲催了。

  客观来讲,这个非常难,制衡足协,避免乱政,职业联盟只要胆大基本就可以做到,但是,精细的管理能力需要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出色的业务能力,而且还要有丰富的联赛管理经验。

  更大的难点在于:中国足协从1994年至今,已经有了27年的职业联赛管理能力,而职业联盟的团队,是个新生的团队,在管理过程中,职业联盟很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  这个事情的另一个关键点在于:如果职业联盟在管理层面出现问题,那么职业联盟也很容易丢失制衡或者牵制中国足协的底气,因为中国足协很可能像看傻瓜一样看着职业联盟:天天喊职业联盟,交给你们,你们不是干得更糟糕吗?

  所以,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需要职业联盟更虚心,更低调,需要职业联盟引进更多的人才,包括从足协中引进经验丰富的联赛管理人才,从俱乐部引进经验丰富的管理和工作人员。

  一个解决的办法是,全力和俱乐部沟通,只要沟通及时迅速,即便出现了问题,也可以获得俱乐部的谅解,这一点恰恰是中国足协的软肋,毕竟中国足协喜欢行政命令来压制俱乐部,足协官员还说过:玩不起就别玩。

  抓住这个关键点,做好管理就不难了。

  第二个方向则是培育市场。在职业联盟成立的过程中,张力曾经表示有信心一年有50亿的收入,不过考虑目前中国足球的环境,以及疫情的大背景,这个目标其实变得很难。

  在目前中国足球人信心不足,职业俱乐部信心不足的情况下,培育市场是非常重要的,比如俱乐部现在都想精打细算,要节流,更要开源,但目前俱乐部普遍反映的是赞助商权益问题,因为排他性,俱乐部受到了很大限制。由此建议,职业联盟要和赞助商协商,给俱乐部更多的商业空间,中超赞助商的权益更多在中超赛场实现,在中超赛场之外,俱乐部内部商业赞助要尽可能减少排他性。

  这只是一个例子,培育市场当然还包括多个方面。其实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,办法很简单:多和俱乐部沟通,多听俱乐部的困难,然后大家一起想办法去帮助俱乐部解决困难。换句话说,你只要用心对待俱乐部,这个市场就可以逐渐培育。